单机捕鱼破解版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人才雜志 >> 熱點新聞
德國柏林心臟中心學習體會
李 軍  2019-07-24

201812月—20192月,我有幸到德國柏林心臟中心進修心血管麻醉。經過3個月的參觀學習,我學到了很多專業知識,打開了眼界,認識到我們與國際先進心臟中心的差距。在此,我把這3個月的學習見聞分享給讀者。

報到時,德國柏林心臟中心麻醉科主任庫普(Kuppe)教授非常熱情地接待了我,還親自帶我參觀了手術室,把我介紹給科室同事認識,并安排秘書帶我完成了醫院的各項報到手續。Kuppe教授幽默又平易近人,每天交班前都和同事侃侃而談,我從大家的笑聲中能感覺到科室的氛圍很融洽。每天交完班后他都會向我介紹當天的特殊病例,并和手術間的麻醉醫師打招呼,讓我跟著他們學習。德國柏林心臟中心無論是醫院整體環境、配套設施,還是醫師的工作能力及工作流程等方面,都非常值得學習和借鑒。

醫院概況

德國柏林心臟中心位于夏洛特(Charite醫學院魏爾嘯(Virchow)院區,成立于1986年,2014年開始與柏林洪堡大學夏洛特醫學院正式合作。德國柏林心臟中心是由四棟樓房組成的庭院式建筑,內部互相連通。這里共有160余張床位和8個手術間,其中兩個為小兒心臟手術間,還有兩個為雜交手術間;有手術室內重癥監護病房(ICU)床位6張,由麻醉醫生負責管理,術后ICU包括一個小兒ICU和兩個成人ICU,床位共50張。麻醉科共有麻醉醫師25人,麻醉護士近30人。年手術量超過3500例,其中小兒心臟手術600余例、經導管主動脈瓣置入術(TAVI)手術近500例、心室輔助植入術近200例、胸腔鏡瓣膜手術500余例、心臟移植手術30余例、肺移植20余例。

醫院內道路寬敞、整潔,有很多樹木花草。病房樓內的墻上布置了醫院的功勛醫師及護士畫像或者一些風景畫。醫院候診及陪護條件舒適,候診室備有飲水機以及當天的各種報刊雜志。院內的門大多都是自動感應或半自動,裝有閉門器,不會發出關門的聲響。病房的設計更是體現了人文關懷,讓患者感覺愜意。醫護人員休息室備有咖啡機、微波爐和電冰箱等設施。麻醉科師交班室空間很狹小,僅能容納10人左右,但每天早上交班的氛圍很好。手術室空間不大,但布局非常合理,各種監護儀器一應俱全,包括一些先進的儀器,比如食道超聲機器、快速加溫輸血裝置、腦氧飽和度監測儀、一氧化氮吸入儀等。德國柏林心臟中心整個醫院的環境和醫療設施都是圍繞患者和醫護人員貼心設計,無論是就醫環境還是工作環境都給人以非常舒適的感覺。

工作流程

麻醉科每天早上6:45準時交班,由主管醫師介紹每個手術間的患者情況、麻醉注意事項,同時分配手術間。麻醉護士7:00之前完成患者麻醉前的準備工作,包括麻醉藥物、外周靜脈通路、氣管插管及深靜脈穿刺的物品準備。主麻醫師7:00準時進入手術間,進行麻醉誘導。外科手術助手一般7:30進入手術間,協助麻醉醫師和麻醉護士完成患者術前準備,包括備皮、擺體位等工作。主刀醫師8:00進入手術間,切皮前進行三方安全核對,然后開始手術。整個手術過程充分體現了德國人的嚴謹態度,所有的準備和操作都有相關的流程,麻醉醫師的誘導和維持,以及術中血流動力學的調控都遵循了相同的原則,這使得整個團隊在手術過程中始終保持著高效和流暢。大多數情況下麻醉醫師每天的工作時間為8.5小時,其中有半個小時的休息。這里有很多不同時間段的排班,基本保證了麻醉醫師正常的工作時間,而不至于像國內麻醉醫師那樣每天都處于超時間超負荷的工作強度中。這里的麻醉科還有單獨的術后監護室,很多心臟手術可以進行快通道麻醉,在麻醉監護室內拔除氣管導管。

臨床收獲

一是學習疑難復雜病例的外科治療經驗。這里的手術病例以高齡、復雜、微創手術為主,這三類手術幾乎占據總手術量的70%。有些患者病情非常嚴重,手術風險極高,成功可能性非常小,但只要有一線希望,醫師還是會竭盡全力去救治,這得益于德國強大的醫療保障體系和患者對醫師的充分信任、尊重。正因為這樣,我看到了很多國內可能是手術禁忌的疑難復雜病例的外科治療。他們的麻醉醫師在這類病例處理中的經驗對我今后的臨床工作也有很大幫助。

二是了解了一些國內處于起步階段的手術,比如TAVI手術、心室輔助手術。這類手術在這里已經成為常規,有一整套的麻醉處理流程,即使是年輕麻醉醫師也能完全勝任此類手術的麻醉管理。尤其高齡危重主動脈瓣重度狹窄患者TAVI手術的麻醉,對于我們國內的醫院來說仍然是一個很棘手的事情,而這里的麻醉卻看似很輕松隨意,其實他們也是經過了很長時間大量病例的摸索才形成一套規范。經過近20TAVI手術的學習,我已基本掌握這項手術的麻醉方法。至于心室輔助手術,國內大部分醫院還處在最初級的階段,和這里每年近200例的數量不具有可比性,通過10多例的參觀,我也積累了一些麻醉處理方面的經驗。

三是有幸參加了該院面向全歐洲招生的食道超聲(TEE)學習班。其實在臨床工作中每個手術間都有超聲機器,每個麻醉醫師術中都要監測食道超聲,在國內,很多時候TEE只是評價手術效果的一種手段,但這里已經完全將TEE當作是心臟手術中的一種常規監測方法,已經逐步取代了漂浮導管(SWAN-GANZ)監測,而且很多微創手術都需要在超聲的指導下才能完成。我以前沒有接觸過TEE,但通過三天的理論與模擬操作學習,對食道超聲的基本概念及標準切面、常見的TEE應用都有了很全面的了解,也逐漸對TEE產生興趣,期待以后可以在臨床中熟練掌握TEE,更好地指導心血管手術的麻醉管理。

四是接觸到部分世界先進的治療方法,這些方法尚處于臨床試驗階段。由于歐洲寬松的醫療環境,很多由美國研發的創新型治療心血管疾病的技術都會首選歐洲進行上市前的臨床觀察。比如介入下治療三尖瓣返流的技術和介入下治療室壁瘤的方法,這些治療方法跟傳統的方法相比較,可能存在很多缺陷,但他們敢于創新、敢于嘗試的精神還是非常值得學習。

五是學到了德國柏林心臟中心麻醉科的一些基本理念。回國后經過一周的臨床實踐檢驗,德國經驗對自己在處理危重心血管疾病患者術中麻醉管理和血流動力學處理上有很大幫助。通過運用學到的方法來處理這些病情復雜的患者,能取得非常滿意的效果。

六是遇到了非常好的德國老師。Kuppe教授平易近人,當我在看患者的病例(都是德文)時,他經常會主動用英語給我介紹這個病例有哪些特殊的情況,術中應該關注哪些方面。每次我用不太熟練的英語跟他交流,他都認真而耐心地側耳傾聽,給我解答各種問題。還有位醫生叫亞歷克斯(Alex),他出生于保加利亞,在德國柏林心臟中心工作15年以上,是一位非常有經驗的老師。他已經取得了歐洲成人和小兒TEE的資格證書,平時非常愿意教我有關TEE方面的知識。他對中國的茶文化很感興趣,我和他逐漸成了好朋友,不但探討學術方面的東西,還經常一起聊家常。臨回國之前,他特意邀請我去家里共進晚餐。我還有幸結識了一位越南來攻讀博士學位的小兒監護室醫生,他已年過50,精通四國語言,經常和我一起討論小兒心臟手術的相關問題,他還教我怎樣練好口語,慢慢地我倆也成了朋友,還相約有機會到彼此的醫院參觀。

總之,在德國柏林心臟中心,我度過了愉快而充實的3個月,希望將來有機會還能走出國門,去歐美等發達國家的心臟中心參觀學習,不斷提升自己,帶動科室同事,努力做好心血管麻醉,在工作中實現自我價值。

 

作者單位: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

本網(www.bkipp.tw)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包括文字、圖片、軟件、聲音、相片、錄像、圖表,廣告、商業信息及電子郵件的全部內容,除特別標明之外,版權歸中國衛生人才網所有。未經本網的明確書面許可,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作全部或局部復制、轉載、引用,再造或創造與該內容有關的任何派生產品,否則本網將追究其法律責任。
本網凡特別注明稿件來源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按作者意愿予以更正。
单机捕鱼破解版 2018香港马会全年资枓大全 北京塞车pk10直播怎么买 至尊是哪两张牌 11选5胆拖任五投注金额表 九城娱乐平台怎么样 11选5任选复式投注表 打牌九游戏 幸运飞艇7码2期雪球在线计划 六人通比牛牛程序 pk10赛车5码34567技巧